冬夜

漆黑的夜,无风,旷野里伸手不见五指。行走在村间的街道上,无形的寒气,从脚底直窜至膝盖。本能使然 ,我加快了脚步,走进房间,钻入已经暖和的被窝,整个身体似乎一下子感受到了初夏的温度,美美地闭上了眼睛,仿佛又进入了盛春的景象,温暖惬意。窗外,下弦月依稀高挂。我还是不能入眠,明月千里寄情思,远方我思念的人儿,你可否一样和我仰月而思?如果心有灵犀一点通,又何在朝朝暮暮。